坚强的心面对生活很重要,承认痛苦也同样很重要
发布时间: 2017-06-21   来源: 北外网院
关键词: 英语阅读 生活心态 北外网课 北外网院 2017秋学历招生

我的思想多少有点守旧,总觉得那些手机里存着的照片少了些什么,不如将那些所爱之人的照片挂在墙上,再没有比看着他们的笑容,让人觉得舒服安心。就好像他们都在看着你工作一样。

I may be a bit old school but I think that people who store all of their pictures on their smart phones are missing out on something. There is nothing like seeing a loved one’s smiling face looking down on you from a picture frame on your wall. It is both comforting and reassuring, almost like they are watching over you while you work at your desk.

 

As I work at my own desk I can see my Mom’s picture smiling down on me. She left us too soon. She was only 55 years old when cancer took her. If one’s years here were based on merit then she should have lived to be over 100.

在我的工作桌上放着母亲的照片,工作时照片中的母亲对着我微笑。她走得太早,55岁那年因癌症去世,假使以一个人的美德来决定她的寿命的话,那她肯定能活到100岁。

My Dad’s kind smile is next to hers. It has only been a few years since he passed. Sometimes I still pick up the telephone wanting to call him and tell him something that has just happened to me only to remember that he is gone.

有着父亲慈祥笑容的照片就排在母亲照片的旁边,他去世没有几年。有时候,我拿起电话想要打给他,告诉他才发生的事情,才意识到他已经不再人世了。

My Nana’s picture is there too, holding the 90 years young sign at her birthday party 16 years ago. How I wish I could walk into her kitchen again, have a talk, and share a big slice of homemade Italian bread with her.

我奶奶的照片也在墙上,那张照片拍摄于16年前,是她90岁大寿聚会照片。我多想再走进她的厨房,和她聊聊天,一起分一块自制的意大利面包吃。

Sometimes looking at these pictures gives me a touch of melancholy and sadness. I still miss them all and I don’t feel ready to be the oldest generation yet. Most of the time, though, I only feel the warmthand joy that comes from a million loving memories that these pictures bring back.

有时候看着这些照片让我忧伤难过,我依然思念着他们,我还没有准备好成为家庭中最年老的一代。但是大部分的时间这些照片带给我的是无尽的爱的回忆,让我感到温暖美好。

It makes me feel blessed knowing that I had them all in my life for the years that I did. It makes me want to follow their loving example in my own life as well.

他们在我生命中的出现让我感到幸福,他们是爱的楷模,让我在自己的生活中学习效仿。

A lot of people say that you have to have a hard heart to get through life. Others say a soft heart is better. I myself think that a strong heart is best. We need a heart that loves through the pain. We need a heart that keeps loving even when we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he most.

很多人都说度过一生需要一颗坚硬的心,另一些人认为内心要柔软才好。我觉得一颗坚强的心是最好的,我们在痛苦中需要爱,哪怕失去挚爱也继续把爱传承。

一颗坚强的心面对生活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当你爱的人不能在再见到的时候,不过同样重要的还有承认痛苦,如果你承认痛苦,也是生活中的勇敢者,真的也同样重要!

 

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生活曾近乎完美:她有一份理想的工作,出版了一本有影响力的书,家庭幸福和睦。但是2015年春,她和丈夫戴夫·戈德伯格(Dave Goldberg)在墨西哥度假时,戴夫因心脏病意外离世。突然间,桑德伯格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新身份:一位失去丈夫的悲伤女性。

经过艰难地在家庭和工作中重建平衡后,她开始把自己的痛苦写下来。在一篇长文中,她记述了自己的痛苦和隔绝感,并将其发表到Facebook上(桑德伯格在Facebook任COO并拥有近200万粉丝)。这篇文章在全球引发了一场如何面对不幸和伤痛的讨论。

在努力重回正轨的过程中,桑德伯格向朋友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寻求帮助。格兰特是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也是一位作家。桑德伯格想知道,相关研究对于复原力和韧性(resilience)有什么成果。这最终促成两人合著了新书《选项B:直面逆境,培养复原力,寻获喜悦》(Option B: Facing Adversity, Building Resilience,and Finding Joy)。这本书已经上市。日前,桑德伯格和格兰特在Facebook加州门罗帕克(Menlo Park)总部接受了《哈佛商业评论》的采访,介绍如何在个人、团队和组织层面培养复原力。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

HBR:为什么决定把失去丈夫的痛苦写下来?

桑德伯格:失去戴夫,是我遇到过的最艰难之事。开始时,我觉得我多一个月、一周、一天、一分钟都活不下去。我感觉人们看我时,像在看一个鬼魂。他们完全不敢和我说话。时间过去几周后,我的隔绝感愈发强烈。因此在Sheloshim(犹太教规定的配偶亡故后30天哀悼期)临近结束时,我开始在Facebook上把一切都写下来。我本来在犹豫是否要让人们看到我写的东西,但想到公开发表不会让事情更糟,只会更好,所以我就点击了“发表”。

HBR:人们的反应让你满意吗?

桑德伯格:对我有很大帮助。我的朋友和同事终于觉得可以不用再避讳这件事了。有人告诉我,她每天都开车经过我家,但不敢进来。帖子发表后,她终于来看我了。还有人说之前都不敢关心我,现在可以了。我完全没想到除了朋友外,还有这么多人回复。有一位男性留言说,他在临近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时失去了妻子。他在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工作,自此开始帮助女性同行取得成功,为的是纪念妻子。朋友和陌生人相互鼓励支持。我觉得是这些反馈最终促成了这本书。

HBR:《选项B》这个书名是怎么来的?

桑德伯格:当时我正找人在一项活动中给儿子扮演“临时父亲”。我的朋友菲尔想了个主意,然后我说,“可我还是想要戴夫做儿子的父亲”。菲尔说,“选项A不可能实现了,咱们就争取让选项B好到爆吧”。

HBR:你怎么想到让亚当参与写书的?

桑德伯格:亚当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很棒的心理学家和研究者。事情刚发生时,我去问他该怎样做,才能让我的孩子们渡过这一关。我最害怕的就是他们再也不会快乐。随着讨论的深入,我们发现,复原力并没有一个固定值,它是可以培养的——对我们自己、我们的孩子、所在的组织和社区都如此。我们想通过《选项B》这本书,将这些收获分享出去。

HBR:将自己的感受和脆弱的一面公之于众后,你的领导风格改变了吗?

桑德伯格:回去工作后,我仍然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常常连一天、甚至一场会议都撑不下来。当听到别人说“是啊,你肯定没办法投入,毕竟经历了这一切”,我的自信更是崩溃。而当会后有人对我说,我没出丑或我的发言有道理时,对我很有帮助。尤其是CEO马克·扎克伯格,他的话给了我很大鼓励。所以现在,我会特别关注正在经历困难的同事,并帮助他们恢复自信。当你遭遇不幸,来自生活中其他方面的二次打击,破坏力甚至更强。对于这些人,公司一定要给他们时间去哀悼和疗伤。他们回归工作后,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自己仍然对公司有贡献,不要因为他们正在生病或经历丧亲之痛,就忽略他们的价值。

HBR:对于正在经历困境的人,你会建议他们尽快回到工作中吗?

桑德伯格:绝对不会。伤心的方式不止一种,出路也不止一种。你需要的时间不同于我需要的时间。《选项B》中有一个故事:一位女性在丈夫去世第二天就回去工作,但感到同事们有看法。可是她又受不了待在家中,需要一个可以去的地方。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出路。有些人可能需要几个月或更长时间。至于和别人分享,也是同样道理。为打破被隔绝的状态,我最后选择彻底公开分享,这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但也有人不愿分享。我们必须尊重每个人的情感和不同的时间需求。

 

                   

 

 

              

  

 

 

 

 

      

                               文章编辑取材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学历教育
学历教育
远程教育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8/11 16:53:26